温州42人“黑帮”买枪开赌场 当庭顶撞检察官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21:04

开赌场、买枪支、打群架、泼油漆,甚至买通协警,昨天,温州苍南法院开庭审理李某等42人涉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非法买卖枪支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一案。

虎背熊腰,满身刺青,有些人还面带笑容,他们被带入法庭时,密密麻麻地站了4排。

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以李某等4人为首的涉黑团伙,有36名骨干,49名普通成员。除去部分人员另案处理,昨天受审42人,预计庭审时间为2天。

据悉,这是公安部、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三级挂牌督办涉黑案。

当庭顶撞检察官

李某,绰号“阿洪”、“洪哥”,他是起诉书上的一号人物,尽管镣铐加身,他还是一副无法无天的样子,当庭顶撞检察官,甚至还对自己的辩护律师发脾气。

检方认为,作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首要分子,对其应按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此外,还应当以开设赌场罪、非法买卖枪支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未遂)、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我对帮派概念都不知道,又怎么叫帮派。”“洪哥”只认了开设赌场、买卖枪支这两样,他说,开设赌场被夸大了,非法获利没有近200万元。

“开赌场抽了多少头薪,让我实话实说,我自己也不知道。”

“有市场就有买卖,在赌场上放高利贷的人,是随着赌客进来,不是我吸纳进来的。”

“在侦查阶段供述,可以说不如实,有份笔录,我明明在医院,笔录内却写成看守所,既然这都弄错,说明笔录不真实。”

开赌场赚钱大家分

2011年3月至2012年6月,“洪哥”等人4人合股在苍南县龙港镇上中村一带开设赌场,按时间段分为早场、中场和晚场,以提供“牌九”的形式供他人赌博,每场赌客数十人至上百人不等。他们并不满足,为壮大赌场的经营,垄断、控制周边地域的赌场生意,“洪哥”等人吸引了大批社会闲散人员到赌场,并为此购置枪支、砍刀等器械,组织人员武装护赌。

谈起自己所熟悉的赌场,“洪哥”在法庭上滔滔不绝,他说:“赌场不需要投资,买凳子椅子那些花不了多少钱。”

“赚来的钱几乎就没有存,十天里面有一天有钱,大家就分掉了。”

“只要有赌就行了,赌场的几个股东,每天谁在,谁拿走所赚的钱。”

“人员的工资,都是当天支付掉。”

“人手不是我一个人的,大家(指其他股东)各自带各自的人进来。”

“里面的人员也是不固定的,大家看着有钱进来(指赌场收入),没钱就走掉了,正因为人员不稳定,所以这次犯罪涉及这么多人。”

买枪支维护赌场秩序

组织壮大后,总免不了打打杀杀,对于“洪哥”等人来说,枪也成了迫切需要的装备。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洪哥”到龙港镇一家文具店内买了两把发令枪,用来吓唬人。不过,当晚他们试枪时,发现这两把枪并不好使。之后,“洪哥”让人把枪给扔了。

没过多久,武装护赌人员田某建议买枪,“洪哥”给了他5000元,田某就到湖南老家买了把猎枪。结果还是不能用,丢了。之后,田某再次拿着李某给的5000元去买枪,这次成功购得一把枪支。这把是以火药为动力的枪,后来主要用于武装护赌。

之后,“洪哥”和吴某再次商议买枪,这次出资1万元,后由吴某出面买了一把手枪,也是火药为动力,内有两发子弹。

“不需要我指挥,这些人都是成年人。” “洪哥”说,“买枪支是为了维护赌场的秩序。”

在接受检察官、辩护律师的问话后,“洪哥”被法警带离时,脸上笑嘻嘻的。

刀尖上的“黑帮”

2011年3月、7月和去年2月、3月期间,“洪哥”的赌场就通过收买一些综治巡逻队员,提前知道警方要查处赌场的消息,及时做好准备,每一次都“安全过关”。除此之外,该赌场还利用综治巡逻队员在110出警中的作用,打击、排斥其他赌场。在赌场经营期间,被收买的这些队员共得到近10万元的“酬劳”。

2011年7月份的一天,“洪哥”的赌场散场时,他发现附近有十几辆小车往赌场方向开,误以为是其他竞争对手来冲场,便告诉赌场内的小弟们准备护场,并让人准备了两袋砍刀,准备与“对方”械斗,后来发现那十几辆小车只是路过而未发生打斗。

2012年5月17日,吴某等人从“洪哥”开设的赌场内出来,与王某发生口角,于是约定在龙港镇世纪大道与人民路交叉口“对杀” 。双方均纠集了不少人马,持刀对砍。在打斗中,王某手部被砍伤,还有一人头部被砍成重伤。

绰号中的“江湖味”

文绉绉地叫一个人的名字,那不是在道上混的性格。

记者注意到,起诉书上42名被告人,大部分都有绰号。为首的李某,绰号“阿洪”、“洪哥”,毫无疑问,他的名字同地位一样响亮。而二号人物和三号人物,名字中都带有“爽”字,于是,对应的绰号便是“大爽”、“小爽”。

还有一些被告人,取名字中的一个字来叫,如名字中带“风”,绰号叫“阿风”,名字中带“高”,绰号叫“高老七”,也有叫“河底高”的。

我市一名民警指出,还有一些犯罪分子的绰号取得很直观,在所接触的一些对象中,如他头发很黄的叫“黄毛”,个子矮小的叫“小孩”,腿脚很长的叫“长脚”。

“由于文化水平低,显得够朋友够义气,这些人更习惯叫对方的绰号,大部分人的绰号都是随意叫出来的,没什么技术含量,叫多了,也便叫开了。”上述民警说。

>>>现场花絮

审判庭改成临时羁押室

其他法院派车遣人支援

42名被告人,在苍南法院最大的第一法庭内,仍密密麻麻地站了4排。

记者坐在旁听席上,即便站起身来伸长脖子,也看不到审判长——他整个人都被“人墙”给挡住了。而左侧苍南检察院派出的检察官,则被淹没在高高的卷宗后面。

如此“大场面”,苍南法院却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5年前的一起涉黑案件中,他们碰到的被告人多达53人。

有了上次的经历,他们在处理本起涉黑案件时,显得更加从容。

早在开庭前,法院便组织了队伍庞大的辩护律师召开协调会,提醒他们不要重复发问,合理安排时间。

昨天,苍南法院共动用了7辆囚车,其中5辆从平阳、永嘉、瑞安、泰顺等地法院调来,随车前来支援还有30多名法警。同时,法院外围还有特警及交警维持秩序。

“至少1名法警对应1名被告人,法院的羁押室关不了这么多被告人,我们就把第7法庭改为临时羁押室。”该法院法警大队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候审时,42名被告人皆有法警紧紧盯着,以防他们彼此间相互串供。(编辑 吴敏洁)

杭州:西溪湿地为排涝充当集水器 水位卫星连线:余姚等地抗洪救灾最新情况(五名慈溪车友雨夜自发赴余姚救灾 获誉余姚城区道路交通逐渐恢复 长途快客仍社会各界心系余姚 宁波市公布救灾捐赠滞留船舶迎来好消息 杭州三堡船闸今天81辆应急发电车支援余姚 明天有望恢台风影响结束积水渐退 余姚逐步恢复正温州:镇计生办主任中饱私囊 贪污挪用嘉兴:大学生谋职误入传销组织 拘禁下丽水:摔伤索赔遭拒后起诉 未等审理竟“毒姜”相更好价更高 温州四黑心商贩嘉兴海盐一老板卖“名牌包” 进货1万嘉兴八旬老母大病无力承担医药费 无奈嘉兴:长虹电器掀起打假潮 嘉善八家店余姚“最牛三轮车” 涉水能力超强 转余姚一家饭店免费为路人提供热盒饭上万余姚女房东将21名外地租客请上自家楼浙江保险业发布新版行业服务承诺 服务号称纯天然的植物染发剂被证实有毒(图小资女自制染发剂 杭白菊也能染出好颜温州五鱼贩用自制药水给黄鱼上色 是菜杭州和平广场:布满钉子的顶棚坠落 砸浙江省指纹身份证可自愿办理了 不额外这个周末恍若夏日 下周初杭州冷空气将台风天怎样防止爱车被淹?实验:给汽车大妈染发20年,得了血液病 专家:染萧山一男子车上被查出大量冰毒 事后查杭州农贸市场涨价菜品减少5种 涨幅变台州:借100万给亲友未打欠条 只能台风“尤特”不大会刮到浙江 下周二前手机应用软件中“李鬼”较多 橘红色淘浙苏沪连发蹊跷案:信用卡没到手 账单宁波“一日游”自驾客唱主角 酒店业红杭州一金店被劫损失70余万 嫌犯为偿杭州“塑年堂”一夜间人去楼空 风靡一嘉兴餐饮企业接连"歇菜" 因为高成本加拿大废止投资移民乌克兰反对派冷对总统提议中国累计减少2.5亿贫困人口 基本解叙政府与反对派将直接谈判日本自卫队运输舰与渔船相撞前或曾作出治霾治水养老 民生问题成省政协十一届埃尔多安为何拿警察出气?“权斗升级”中国工厂生产巴西世界杯吉祥物玩偶国际新闻晚班车:中国驻美领馆纵火嫌疑日本一女护士在宿舍离奇死去 脖子上缠刚果(金)42名平民在冲突中丧生普京签署俄国旗法修订案 教育机构需永日本一高龄老汉持刀冲进银行 以抢劫未